團購優惠
折扣信息

美團網團購 杭州 客棧

小儲(天方燕談作者)

“美團點評”對餐飲收銀系統的老大“二維火”下狠手了,不但禁止“二維火”通過第三方獲取在其平臺上的商戶數據,還脅迫餐飲商家停止使用“二維火”收銀系統,否則美團平臺將拒絕提供訂單對接支持,商家只能選擇手動輸入外賣信息,工作效率將嚴重受阻!

“二維火”創始人唐僧這幾天變身憤怒的小鳥,不斷用爆粗口的方式表達著對“美團點評”的鄙視和憎惡。而在唐僧于朋友圈午夜發飆兩天之后,美團打著正義高冷牌,發表了官方聲明:“二維火”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獲取美團平臺的商戶經營數據,構成侵權,已做好對其進行法律追責的準備。

很多人說,餐飲Saas圈的3Q大戰打響了,這是一場對B端收銀要塞的爭奪戰,既好看又血腥!

一,雙方三次交鋒,“二維火”被動受制

美團和大眾點評的合并,使“美團點評”在餐飲團購市場開始獨孤求敗。也正是從那時開始,瞄準餐飲B端市場被“美團點評”提上了日程。

在“二維火”創始人唐僧看來,“美團點評”想染指B端市場已是蓄謀已久,因為在此之前,他們已經有過兩次過招,沖突升級是他意料之中的事兒,只是他沒想到,對方第三次出招會這么快,又這么決絕。

第一次交鋒:2015年底,恰逢“二維火”正在B輪融資,“美團點評”就曾試圖表達想投資的意愿,但遭到拒絕。唐僧說:他整個公司我都不認可,我怎么會讓他投?很多前去商談的“美團點評”負責人都感到了明顯的抗拒。

第二次交鋒:真正矛盾的爆發是在2016年2月25日,“二維火”意欲與“美團點評”建立技術對接QQ群。當時,“二維火”通過對方頁面申請對接,得到了“審批通過”的反饋。

2016年8月30日,“美團點評”給“二維火”發了個通知,稱美團正在對廠商App進行規范管理,“二維火”的App有可能因不符合美團接口標準而無法簽約。據“二維火”員工回憶,在之后的幾天里,他們收到了大量來自商家的投訴,竟發現“美團點評”私自篡改客戶數據。

唐僧說,“一個外賣單8個菜,他給你弄掉4個,或者改價格,他就這么惡心你,數據都是垃圾數據,結果商戶都以為我們有問題。”說到“二維火”當時如何應對,唐僧更加難掩怒火,“當時我們也發郵件,打電話,但他們拒絕溝通,而且單方面地終止了合作……其他收銀軟件也被他們欺負過,不只我們一家。但美團畢竟占了一半的外賣市場,大家都敢怒不敢言,他們內部開會都會說這太不道德了。”最后,“二維火”只能通過第三方接入了美團系統。

唐僧認為,號稱開放性平臺的“美團點評”當時就存心封殺“二維火”,只是還沒有到“趕盡殺絕”的迫切程度。而美團方面則對唐僧爆料的第二次交鋒全然否定,表示既沒有給二維火發送什么下線通知,也從未修改過商戶的數據。

第三次交鋒:起源于9月19日“美團點評”發出的一封郵件,收件方是上海泰聯天勝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郵件內容很簡單:上海泰聯天勝未經授權,將“美團點評”的商戶經營數據提供給杭州迪火科技有限公司(二維火),美團要求其在9月22日前停止違約行為。

當晚,唐僧暴怒。這一次美團的出招堪稱致命一擊,如果“美團點評”停止“二維火”通過第三方的對接,屆時會有約5000家商戶受到影響:這等于直接讓商家選擇是繼續使用“二維火”、并不辭勞苦手動操作呢?還是使用“美團點評”新出的新美大收銀機?

雖然唐僧表示,這5000家相對于二維火26萬家的總體量而言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美團的做法對他收割戰場的整體戰略布局并沒有什么影響,但是誰都知道,美團此舉的深層目的就是:將封殺做為契機、切入餐飲軟件B端市場,將自己品牌的收銀機推廣出去,逐漸取代“二維火”,蠶食已經形成的現有格局。

唐僧說:“美團點評這樣做是毫無底線的,封殺“二維火”的收銀系統,首先影響的其實是商家。他們面臨的是,要么用新美大的收銀機,要么什么也不用。尷尬的是,新美大的收銀機剛推出一個多月的時間,遠未成熟,這對于商家而言,并不公平。”

二,道德譴責美團,唐僧引領公關戰

說實話,如果不是遭“美團點評”封殺,“二維火”和“唐僧”的名字可能不會像今天這般有關注度。

唐僧是誰?“二維火”是干嘛的?的確,互聯網上鮮有關于這個唐僧和“二維火”的報道。唐僧,“二維火”創始人的花名,真名趙光軍。由于花名是公司文化的一部分,所以唐僧或唐長老是他使用最多的稱號。唐僧和他領導的公司平時都極為低調,低調到除了杭州本土幾乎不為外界所知,面對媒體也經常只用一句“我們還沒有做好”草草應對。盡管“二維火”在前不久拿到了支付寶幾個億的戰略投資,但他們仍然只是授權行業媒體“牛透社”發表了一封唐僧給員工的公開信,目的是適度傳播一下公司及產品的理念,鼓舞士氣并表白用戶。

唐僧與美團之間的多年積怨不光來自“美團點評”對B端市場的覬覦和對“二維火”收銀機的打壓,同時也來自唐僧對“團購”模式在商業上和道德上的極度不認可。

唐僧一直有一個夙愿,那就是消滅團購。

唐僧認為,團購的模式是一個偽命題。他堅信,餐廳需要吸引的是方圓3-5公里的熟客,而非距離過遠的無效流量。很多老板特別討厭一件事:顧客在自己的店里已經吃完飯,但在買單之前卻要看看美團或者大眾點評上有沒有優惠折扣。對于餐廳來說,會有這樣的困惑與不甘:這個客戶是被我吸引來的,為什么還要給你團購網站錢?

事實上,團購對于餐飲從業者的綁架和傷害在餐飲SaaS行業中有目共睹--一方面,不合理的折扣直接影響到餐飲業的現金流,另一方面,團購引來的陌生流量又并非剛需。對于餐廳來說,團購相當于雞肋,因為只要維護好自己的老客并做好成本管理,不依賴團購帶來的客流完全可以活得很好。而“二維火”目前做的正是這件事,幫助餐廳優化業務流程、最大化節省成本,從而幫助餐廳甩脫團購的負累。

自從“二維火”遭到“美團點評”的封殺,關于唐僧的很多“料”在網絡上驟然多了起來:唐僧已經在餐飲云系統領域苦逼深耕了十年……唐僧為了實現理想而借高利貸創業……唐僧不怕封殺,但他最介意的是他的商家用戶為此而背鍋……唐僧的最終理想是幫助餐飲業實現人工智能……

唐僧產品理念中的“高度”和“善意”隨著“二維火”被封殺事件的發酵而日漸明朗,相反,“美團點評”的短視、貪婪和因急于壟斷而不顧消費者利益的企圖心也隨之被烘托得愈發清晰。

從第一次唐僧深夜怒噴“美團點評”開始,唐僧在媒體報道中呈現的就是“一個良心商人遭到行業霸凌后憤然維護用戶”的形象。從寫給內部員工的公開信到后來他接受采訪,唐僧屢屢從商業道德角度詬病“美團點評”,毫不掩飾對“美團點評”的嘲諷和憤怒。

在公開信中,他寫道:

“最近某知名公司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路線和末日,他們把我們二維火視作頭號威脅,也開始學我們抄我們的產品,攻擊我們系統,試圖抓取我們的數據,甚至開始挖我們的人,他們的第二號高管到處說我們的壞話,揚言已經挖了我們的CTO。

對此我只能呵呵,這是一家缺德又缺心眼兒的公司。前年拿他們期權的員工現在還沒上市呢行權就要倒貼,因為一年之內他們的估值跌了一半。而我們二維火的估值每年10倍的速度增長。

我相信我們有血性的二維火同學們是不會到這種行將就死又缺德帶冒煙的公司的,除了被公司趕走的垃圾敗類員工。我們一定要把這個狗屁大的幾年內踩在腳下,我們一起加油。”

在朋友圈怒噴時,他說:“美團點評這幫傻逼當自己是上帝嗎?不尊重客戶,為了賣自己的收銀機,把客戶當棋子,隨意擺弄。這種垃圾公司不倒閉有天理嗎?天道昭昭,我們拭目以待。”

接受采訪時,他反復強調,憤怒不是因為二維火業務受了多大的影響,而是美團的做法完全損害了商家的利益,目的就是為了壟斷餐飲服務的整個鏈條,控制商戶。他說,“美團封殺收銀機是為了什么?不就是為了綁架商戶、提高抽成?他把收銀機控制了,又有流量,系統還是他的,那店家就被他拿捏了,還能說不嗎?……而且餐飲現在競爭很激烈,毛利很低,他(美團外賣)現在的抽成,對商家來說已經到極限了,但美團還是虧,虧得挺厲害。壟斷以后,他們就會提高抽成,那商家怎么活?”

不管唐僧心中是否有占據道德制高點、贏得輿論支持的盤算,至少他說出了一個很客觀的事實和一個很切實際的預判:“美團點評”確實在趁封殺“二維火”之機來脅迫商家用戶改為使用他們的收銀機,一旦攻城略地成功,商家用戶也確實存在被奴化的危險。

為什么幾乎所有媒體都在一邊倒地對“美團點評”夾槍帶棒?是因為美團的帶頭人王興人緣太差嗎?是因為唐僧引領的這場公關戰太成功嗎?記得有位公關行業的資深從業者說過,“歸根結底,三觀正才是最好的公關。”

三,爭奪收銀要塞,關乎商家人心向背

“美團點評”做的是流量生意,售賣的是各商家的優惠券。它通過強大的地推團隊來把餐館資源和打折資源放到線上,再通過廣告吸引消費者來進行消費,從而讓流量變現。

表面看來,這方便了用戶,降低了用戶的搜索成本,讓大家能容易地找到打折的團購產品和餐館。這樣的邏輯似乎無懈可擊,用戶能毫不費力地吃到打折餐不好嗎?但實際上,團購平臺通過這種方式挾持了整個餐飲業,不但讓每一頓線上訂餐都變成了“霸王餐”,還讓餐館陷入完全被動、全然依附于團購的窘迫境地。

如果你在一家自助餐廳蹲守一段時間,你就會發現,來自團購網站的食客比例驚人。從交易切入,再到流量(用戶)劫持,商家與食客秋毫無犯,用戶信息和用戶粘性全都歸屬于團購平臺。商家無法參與管理流量,只能遵循以下流程:

上架“美團點評”-交錢-參加優惠活動-再交錢

而一旦商家不想交錢,平臺便掐斷服務,細思極恐啊!在這次與“美團點評”矛盾激化后,唐僧通過各種方式將這樣的厲害關系傳遞給了商家用戶,剛開始對團購趨之若鶩的商家突然發現,團購居然是一個陷阱。用唐僧的話說,“美團點評”對用戶來說是一種加害型的商業模式。

“二維火”的商業模式則是從業務切入,優化業務流程(點餐、收銀、供應鏈管理等),降低餐廳的運營和管理成本,提高餐廳用戶體驗。最關鍵的是,店家可以看到任何一位食客的信息,可以即時產生互動,可針對自己的用戶在平臺上進行二次營銷和管理,累積會員、自成生態。這些用戶是留在餐廳而非被平臺商綁架。

當然,“二維火”的產品目前并不完美,甚至很多客戶反應操作有些復雜、不太易上手,但相較于“美團點評”,技術層面的問題總是解決有望的,而產品理念上的無良和價值觀的跑偏卻是不該被包容的。

據說,封殺事件的后續已經有了一些耐人尋味的結果:不少商家在接到對“二維火”收銀系統的封殺通知后,當天就啟動了解綁計劃,停接美團訂單。如果解綁計劃成功并持續發酵,在接下來的日子,會有更多的商家啟動解綁美團外賣,如此,“美團點評”對用戶的硬性挾持并沒有如他想象般奏效,反而“偷雞不成蝕把米”,影響了自己的流量。

實際上,隨著互聯網人口紅利的逐漸消失,圍繞流量的團購、外賣等“開源”生意已經觸及到天花板。不顧商戶利益的蒙眼狂奔,只能損毀自身形象口碑,以至于身陷全民的信任危機。

四,欲觸達C端,“二維火”未來非坦途

看一下“二維火”產品的歷史沿革:

2012年,推出“二維火安卓收銀一體機”,用移動終端取代傳統電腦,成本只達傳統收銀系統的1/4;

2013年,推出基于安卓系統研發的“二維火盒子”;

2014年,推出第一款和收銀系統完美對接的二維火卡包APP,實現手機預訂、點菜、外賣、儲值、積分、打折、支付、催菜、退菜、呼叫服務員等完整o2o操作,并且支持支持微信、淘點點等多個APP對接;

縱觀這個過程,可以看到,二維火試圖通過拿下B端餐廳這個市場,最終與C端的客人形成一種良性互動。思路很迂回,從單純的收銀硬軟件開始,到針對餐廳管理人員、服務人員的APP,再到C端客人的APP,整套組合拳貌似按部就班、有條有理。

但是,從B端滲透到C端又談何容易。C端消費者恐怕是最難伺候的,像“美團點評”和“餓了嗎”這樣的平臺,勝在流量大,在app的體驗、用戶營銷手段上也都有無可否認的優勢,而“二維火”的優勢在于從B端出發,綁定商家。慣于從商家角度考慮問題的“二維火”拿什么去寵溺已經被大平臺慣了那么久的消費者?拿什么去抗衡千團大戰中浴血殺出來的大平臺?況且,在打造人工智能餐廳這條路上可不止“二維火”一家:微盟的智慧餐廳、基于微信的我點餐等等,都是類似于“二維火”的產品。最重要的是,一個最初從服務于商家出發的產品,最終能被餐飲消費者認可才是真的好。何況,并不是所有的餐廳都適合智能服務,比如有些高檔酒樓就是以大美女和小鮮肉的貼心服務為核心競爭力的,沒有了人對人的服務,這樣的商家何去何從呢?

轉載請注明出處團購信息網 » 美團網團購 杭州 客棧

相關推薦

    神奇九龙登陆